首页 作文素材 一段回忆,还没有装订

一段回忆,还没有装订

  一段回忆,还没有装订,逝去的光景让我分不清,哪是现在?哪是过去?      泛着被时光冲淡,略微发黄的扉页上,你们黑…

  一段回忆,还没有装订,逝去的光景让我分不清,哪是现在?哪是过去?
  
  泛着被时光冲淡,略微发黄的扉页上,你们黑色的字迹飞扬跋扈。我一厢情愿地感受着指尖划过墨迹时,你们残留的温度。哪料秋风悄然刮过,指触冰凉,薄尘披被的纸页被吹落在地上,随即一层薄雾覆盖我的视线。
  
  “是灰尘入眼了吗?怎么就这样,让我落泪。”
  
  阳光从云缝中钻出来,给山川大地披上了一层斑斓耀眼的锦衣。清晨的校园已是生机勃勃,同学们早早地吃完了早餐,向教室进军。他们都在与彼此,与时间竞走,留下的足迹铺垫着期望的将来。我也早早洗漱好,朝教室走去。
  
  入秋三分凉,从窗缝钻入的寒风侵入着只穿了短袖的我的骨髓。我伸手将同桌抽屉里的外套拿出,穿在身上,什么也没说,好像在干一件习以为常的事一样。同桌却用嫌恶的眼神给予了我回复。“喂,你们没经过我同意就拿也就算了,你拿了连谢谢都不说一声。真没礼貌。”我抬眼看清了同桌的面貌才想起,我已经高一,这不再是初三的那个班,那个同桌。我急忙脱下外套并折叠好,说了声“对不起”,满怀歉意地将外套还给了他。手脚还是冰凉的,但我也不再好意思去向他借,想起那温暖的日光,便拉开窗帘,站在窗前,沐浴于日光下,希望寒冷能被驱除殆尽。窗外,高中校园的浣霞亭临水照面,波光粼粼,折射出过去的光景。
  
  视界之外,想象之中。忽然,身旁多了一人,看冷得直打寒战的我笑道:“敢毅,又在秀下限,这么冷的天只穿一件,真是搞笑。”说完便走出这金光氤氲的帘内。我不知不识,竟对这句玩笑心生了嗔意。突然,一件衣服向我抛来:“给,你穿我的校服吧,我带了自己的外套。”他笑着说道。挚友不言谢,我笑着跟他调侃了几句后披上了外套。外套很暖和,就像凝固我血液的寒冷融化了,化作感动溢出心湖。
  
  “今天是受寒流影响吗,怎么已披上了外套还是抵挡不住这寒风凛冽?”我在心里嘀咕着。蓦然一句“阳光太刺眼了,你别把窗帘撑起来,快拉上。真是的”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我的思忖打断。“这是高一?刚刚的画面是……”刚要展开的残绪被一句“快点啊”彻底剪断干净。我缓缓拉上帘子,脸上略带歉意。
  
  一切的漫不经心,始料未及,盛况回忆,都是因为你们!
  
  我将眼角的泪珠拭去,水雾散去,视野逐渐清晰。“梦中梦吗?”我起身将被风吹散落一地的一页页承载着过去韶华的回忆的纸张拾起,按顺序摆好。随着订书机“咔嚓”的声音落下。一段回忆,悄然嵌入我的心底。再也不会和别人有这样的默契,只因为你们是我遇见的最好的人。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在风中飞扬的头发

在风中飞扬的头发

  当我还是矮个短发的时候,前排的倪小杉就有了亭亭玉立的身姿和一袭飞扬的长发。她经常在大夏天穿一件白底桃红的连衣裙,扎一...
李美丽也有情书

李美丽也有情书

  7年前,我在一所师范大学读大一,寝室里的几个女生个个漂亮。   进大学不到半年,寝室里几乎每个女生都收到了男生的情书...
宿舍住着美校花

宿舍住着美校花

 001   大三那年,女生宿舍楼扩建,我们一群人被安置在男生宿舍顶楼几个空闲的寝室,原来的每个寝室8个人,现在变成了1...
下一个晨曦

下一个晨曦

  刚开学,枝头上的夏天依然没有要华丽转身离开的意思,反倒派了蝉这位艺术使者,天天在枝头上唱歌,对我来说这是一阵令人心慌...
抓一颗蓝色的星星许下心愿

抓一颗蓝色的星星许下心愿

 “太阳出来的时候,把所有孤单统统晾干,我想你会忘了我的好……”   陶晓宁的手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存了这首歌。每次听时陶...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