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水浒后传 《水浒后传》:第16回 浔阳江闷和酒楼诗 柳塘湾快除雪舟恨

《水浒后传》:第16回 浔阳江闷和酒楼诗 柳塘湾快除雪舟恨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广告位招租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写梁山泊未死的英雄阮小七、李俊、燕青、李应、乐和等在受招安之后,因无法忍受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欺凌压迫,再次聚义河北饮马川、山东登云山、暹罗清水澳,反对贪官恶霸,抗击金兵。最后群雄齐聚暹罗国金鳌岛,在海外创立基业,并受到宋朝册封的故事。小说继承《水浒传》的传统精神,在更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中表现了官逼民反,忠奸斗争的内容。与此同时,作者还将朝野内外的忠奸斗争与抗金斗争交织在一起,表现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第16回 浔阳江闷和酒楼诗 柳塘湾快除雪舟恨

却说戴宗与蒋敬追还银子,领了批回,自到河北去。蒋敬讨完帐目,共有五百两本钱,还剩二三十两的零星帐尾,一时不得清楚,寻思道:“建康连年亢旱,荒歉无收,米价涌贵;湖广甚是丰熟,若贩米到这里发粜,自然多有利息。倘耽迟久了,米船来得多,利钱轻了。把这帐目且丢在这里,后次再来催讨。”算计定了,到龙江关上写了一只江西三板船,把行李装好,烧了神福开船。两个梢子却也小心伏事,蒋敬道:“不曾问得梢公的姓?”一个大头阔脸腿矮身肥的的答道:“我姓陆。那个伙计姓张,尊号雪里蛆。”一个眉浓面削的后生笑道:“你的尊号就不说与客官知道!叫做癞头鼋。”顽笑了一会,却好东北风,上湖广是当梢顺。赶着船帮湾歇。

一路风好,不消十来日,将到江州。还差三十里,江面陡然转了西风,掀天白浪,行不得船。少顷,彤云密布,大雪飘飘,一个伴船也无,只得收了港。是个荒凉去处,梢公认得地名,叫做老鹳渚,岸上不过十数家人家。雪里蛆道:“不遇这场风,此时已到家里了。”癫头鼋笑道:“只是你家嫂子没造化,又要忍着一夜凄凉。”又道:“我们连日扰着客官,今日湾船,弄些酒菜来还个礼。”跳上岸去。蒋敬道:“不消,若要买,我这里有银子。”雪里蛆道:“是小人们一点孝顺,难道客官怕没有银子?”不多时,提了一只大公鸡,十来个鸭子,一段鲟鳇鱼,酒店后生抱了一坛熟白酒,送到船里,两个整治得停当,摆在舱里一同坐下,殷勤相劝。蒋敬因风寒雪冷,一连吃了十多碗,猛然想道:“这般荒僻去处,两个船家口甜貌恶。我是单身,恐不怀好意。”又想道:“梁山泊好汉,怕他怎的!”又吃上几碗。又想道:“当初浪里白条张顺过扬子江,也着了道儿,还是少吃些好。”推辞不饮。癞头鼋把篷推开,叫道:“客官,你看这般大雪,寒冷得紧,还亏得几杯酒做里牵绵。无物孝敬,再开怀畅饮。明日到了江州,若要换船,不消说;要送上湖广,就去。难得客官这般和气,真是老江湖!”只顾斟来。蒋敬又吃两碗,坚辞不饮,讨饭用了。船家收拾已过,蒋敬展开铺盖,腰刀放在头边,不脱衣服,把被浑身卷了自睡。此时也有五六分酒意,容易睡熟。

约莫有三更天气,朦胧中听得响动,连忙坐起去摸那腰刀,不见了,雪光照进,舱中明亮,见癞头鼋就拿那把腰刀,船头上钻入来;雪里蛆拿一把柴斧,后梢爬进。蒋敬心慌,并无器械,势急了,把身子一挺,那扇箬蓬掀在半边,癞头鼋劈面把刀砍来,蒋敬一时无措,踊身向那江中一跳,扑通的沉了下去。癞头鼋道:“伙计,斩草不除得根,恐怕有碍。”雪里蛆:“自古道:‘江无底。’莫说这厮是旱地上蛮子,不识水性,就是识水性的,这般雪天,冻也要冻死,只管放心。但不知他包里中有多少财物,若不是银子,干做了。”癞头鼋道:“打开来看。”雪里蛆便把被套子一提,抖出两大包,把青布裹着,解开一看,都是大锭纹银,雪色耀着,分外晶莹,约有五百馀两。两个欢喜不尽,雪里蛆道:“我和你对分了,你去娶一个嫂子,好做家业。”癞头鼋道:“分什么!左则在你家里,若娶了妻小,反多牵绊,且再商量。”此时雪下得深,风息了,两个驾桨掉船,竟回江州去了。有诗为证:

贪夫徇利不知休,黑尽心头白尽头。

世上若无阿堵物,华胥国里可遨游。

却说蒋敬被两个梢公谋财害命,前后砍来,仓皇无计,只得跳下江中,还亏得他是湘江人,从幼识得水性,猛力一跳,沉了下去。到得江底,把脚一撑,重送起来。竭力爬到岸边,却不是泊船的老鹳渚,通是芦苇,寻不出路。况又严寒大雪,身上湿衣服拖住,冻得发颤不止。拨开芦苇,捱步向前。上得高岸,一望茫茫都是琼瑶碎玉,又踏着雪寻路。忽见松林里隐约有些灯光,拼命走去,原来是个小茅庵。不防雪里横着一块青石,踏着一滑,扑地倒了。吃惊受冻的人,一时挣扎不起。

那茅庵有个老僧,五更起来做功课,听得门外有声吟之声,开门出来。见雪地上有一人倒着,发慈悲之念,用力扶起来,衣服浑是冰水。搀进庵里,泡碗姜汤与蒋敬吃了,叫脱下湿衣,拿件道袍换了,烤起火来。有一个多时辰,蒋敬方说得话出,谢道:“多亏老师父救了性命!”老僧道:“想是在江中吃人暗算了?”蒋敬道:“被两个梢公将酒劝醉,半夜里拿刀砍来,我无计可施,只得跳在江里。”老僧合掌念声佛,道:“只愿他长福消灾。”蒋敬倒笑起来。天色已明,老僧做些素饭用过,替蒋敬把衣服晒起。虽是雪霁天晴,那绵衣急切难干。蒋敬道:“这里还是老鹳渚么?”老僧道:“上面十里路便是。”蒋敬道:“想是那两个贼徒昨夜放下船,到没有人家处下手。尚不晓得老师父法号?”老僧道:“贫僧是西川人,贱号淡然。行脚至此,蒙村中几个檀越施些斋粮,将就度日,已有十多年了。”

到第三日衣服方干,蒋敬作别,谢道:“弟子性命幸蒙老师父救得,只是身边没有一些东西可以酬谢。”老僧道:“贫衲一片平等心,莫说居士是被难的,就是那歹人落水受寒,也要相救。说哪里话!便是这碗素饭,也不是贫衲自己耕种的,都是檀越的福田,不消谢得。”用手指道:“出了松林,转上南有座涧桥,过了桥再往东,不上半里,就是大路了。”蒋敬拜别而行。到得大路上、寻思道:“还是重到建康去讨那些零星帐目?还是到江州?或者碰上有相熟客伴,借些盘缠再处?”以口问心一会,想道:“此去建康有千里程途,腰间并无一文,怎生去得?且到江州再作进退。”踏着冻,走过三四十里,到了关边,寻个客店安寓。

那店家见单身客人,又无行李,不肯相留。蒋敬只得出门,惶惶无定。背后总有人叫道:“蒋客人!”蒋敬回头看时,却是前日贩药材过关写税单的主人家。相见了,主人问道:“恭喜回来了,可曾得利?带甚么货物转来?要写单么?”蒋敬道:“不要问起!利息颇有些,尽被船家所劫,逃得性命,只剩一双空手。思量在关上寻个相认的客伴,借些盘缠。前边那店家见无行李,不容安寓,正在两难。”主人道:“既然如此,且在舍下暂住,等候客伴何如?”蒋敬道:“如此极感!”一路同走。到了主人家,身边止剩得一个束鸾带的金环,解来称有二两重,央主人家兑换些银子使用。到晚吃了夜饭,主人家拿出铺盖与他睡了。

到次日,在关上寻访,并无相熟的,闷闷不已。转过江边,见一座大酒楼。挑出酒帘,正是浔阳楼。想道:“是个名胜去处,且上去吃杯酒消遣消遣。”走到阁子里,开窗一望,庐山晴雪,那五老峰就像五个白头老人一般。酒保搬上酒肴,自斟自饮,渐渐酒上心来,忽然想起宋公明当初在这楼上醉后题了反诗,险些丧了性命,幸得众兄弟救上山寨。隔了许多岁月,经了许多变更,风景依然,良朋何在?不觉凄惨起来,想着宋公明吟的那《西江月》至今还记得,步他原韵,也题一首,写今日落魄凄凉光景。唤酒保借过笔砚,磨得墨浓,蘸得笔泡。他本是落第举子,不待思索,写在粉壁上道:

万事由来天定,空多神算奇谋。当年管鲍遇山丘,一晌豪华消受。浪迹天涯归去,青衫重到江州。千金散去不为仇,恐惹英雄笑口。

两个沿江走了二三里路,穆春道:“这里像是柳塘湾,待我问声看。”篱笆内见个老儿,弯着腰在哪里锄地,认得他叫做胡撇古,声唤道:“胡老官,这里可是柳塘湾么?”老儿仰起头来道:“原来是小郎,这里正是。”穆春道:“你一向撑船,为何在此锄地?”撇古道:“我这柳塘湾远近闻名,极是老实的。客货丢在船里,再不敢动。就是剩下物件,凭你几时来讨,就送还他。如今世态不同了,新出几个后生,不干的好事。我老了,不去撑船;便是儿子,叫他务农,省后边做出事来,干连受累。小郎为甚到此?”穆春道:“有个人要到建康去,来寻癞头鼋,可住在这里?”胡撇古道:“他是没爷娘的祖宗,名唤陆祥,与张德做伙计,三四日前从建康回来,张德两日不见了。陆祥方才提着筐子买东西去了。小郎为甚么定要租他的船?”穆春道:“是旧主。雇换了陌生的,不识性子。”胡撇古向东指道:“那柳桩上系的不是他的船?缺墙内遮着芦帘的,便是张德家里。”胡老儿自摇着头,关了篱门进去了。

穆春迤逦望东走去,不上一二百步,见一年纪少的妇人,堆着满面粉,乔眉画眼的,穿一领对衿布袄,束根桃红绉纱汗巾,内系一条沙绿布裙子,脚下高底鞋,提着木桶湖边打水。蒋敬、穆春让他走过,揭开芦帘闪入屋里。是两间房子,后面厨房卧室,并无一人。不多时,那妇人娇模娇样喘吁吁提那桶水进门来,见有人在屋里,吃了一惊。穆春道:“张大哥在家么?”妇人道:“不在。”穆春又问:“陆祥呢?”妇人道:“他到城边买东西去了,恐怕就来。”穆青指着蒋敬道:“这位客官雇你们的船从建康来,有五百两银子遗失在船里,拿出来还他。”妇人脸上变色,说道:“恐没有这事,我不知道。”穆春努个嘴儿,蒋敬会意,便拴上了门。穆春腰边拔出解手刀,把妇人推倒在地,一只脚踏着胸脯,把刀在妇人面上撇了两撇,喝道:“泼妇,你不说出来,性命只在顷刻!”妇人乱抖,求道:“官人饶命,银子在在床底下酒坛里。”穆春又喝道:“你丈夫两日哪里去了?”妇人道:“丈夫——”住了口。穆春把刀刺近喉咙,道:“你快说,快说!”妇人道:“他——”说得一个“他”又住了口。穆春焦躁,扳开胸脯,露出白馥馥嫩松松两侞,思量下手,妇人慌了,急口叫道:“不要动手,他也在床底下酒坛里。”穆春道:“怎么也在床底下酒坛里?”妇人道:“他两个带这许多银子回来,烧了神福,陆祥便起心没得分给他,把酒灌醉,就把船里带来的这把刀劈面砍杀,剁做几块,装在坛里,埋在床底下。”穆春道:“张德是你丈夫,被他杀了,怎不叫喊地邻?”妇人道:“陆祥是好杀人的,若是叫喊,也被他杀了。”穆春道:“当夜有刀在手,不敢叫喊,这两日何不通知地方拿他送官?”妇人闭口无言,穆春道:“不消说了,必定与他通奸,谋害亲夫!陆祥如今去买甚东西?”妇人道:“怕这里露眼,烧了神福,今夜要同我过镇江过活。”穆背道:“也是个滢妇!谋杀亲夫,天理王法却饶不得!”把刀向咽喉一勒,那股血直喷出来,妇人把脚挣了两挣,死于地下。两人到床底下翻出酒坛,两袱银子动也不动。果然闻一阵血腥。铺陈衣服,俱在床上。腰刀挂在壁间,拔出鞘来,尚有血迹模糊。就把铺陈衣服银子分作两处卷好。

只听见敲门响,穆春走到前面,便拔下拴儿,闪在门背后。陆祥筐子内放着鱼肉香纸等物,跨进门来叫道:“大嫂!”只见妇人死在血泊里,吓得魂飞魄散,正要声张,后面蒋敬走出来喝道:“陆祥你认得我么?”陆祥转身就走,不防穆春撞进,劈角揪住,骂道:“贼驴!你劫了客人银子,又谋死张德,占了妇人,万剐犹轻!”蒋敬把腰刀砍翻,穆春又将解手刀胸前搠了个窟窿。穆春、蒋敬各背上包裹,跨着腰刀,反拽上门儿走去。胡撇古还在锄地,叫道:“小郎,方才陆祥买东西回来,怎么不雇他船?这行李是一向寄他家里的么?”穆春道:“他不得闲,另雇罢!”

张德、陆祥、姚瑰同是一样心肠,但行业各异,而报应却同。小遮拦一生快乐,当与下回并看——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水浒后传》:第40回 大聚会弟兄同宴乐 好结果君臣共赋诗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9回 丹霞宫三真修静业 金銮殿四美结良缘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8回 武行者叙旧六和塔 宿太慰敕封暹罗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7回 徐神翁诗验金鳌岛 宋高宗驾困牡蛎滩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6回 振国威胜算平三岛 建奇功异物贡遐方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