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水浒后传 《水浒后传》:第18回 镇三山遭冤入登云 焦面鬼谋妻落枯井

《水浒后传》:第18回 镇三山遭冤入登云 焦面鬼谋妻落枯井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广告位招租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写梁山泊未死的英雄阮小七、李俊、燕青、李应、乐和等在受招安之后,因无法忍受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欺凌压迫,再次聚义河北饮马川、山东登云山、暹罗清水澳,反对贪官恶霸,抗击金兵。最后群雄齐聚暹罗国金鳌岛,在海外创立基业,并受到宋朝册封的故事。小说继承《水浒传》的传统精神,在更为广阔的社会背景中表现了官逼民反,忠奸斗争的内容。与此同时,作者还将朝野内外的忠奸斗争与抗金斗争交织在一起,表现了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第18回 镇三山遭冤入登云 焦面鬼谋妻落枯井

却说蒋敬假作黄信领青州兵来合营会剿,登云山喽-来递降书,尤元明主剿抚并用之说,当受他纳款。蒋敬恐怕邬琼疑心,故意说道:“不可。若是良民不得已而哨聚山林,情犹可恕。今这伙贼寇,投诚复叛,法所不容。况区区小寨,破之何难?不可听信。”俞仁道:“黄将军之言,虽是有理,只是山势险峻,林木丛杂,死守不出,旷日持久。目今朝廷西北用兵,粮饷不敷,我等三军暴露于外,登、青、莱的兵尽数调来,城守单弱,恐怕别寇乘机窃发,为祸不小。且受他纳款。只是兵法云‘受降如受敌’,不可懈怠了。”邬琼道:“俞将军之论,深为得计。”分付喽-道:“降便准了,限三日内都要面缚辕门。若再迟延,攻破山寨,寸草不留!”喽-禀道:“明日烧毁寨栅,料理花名册籍,全伙下山。求元帅先给免死牌。”邬琼唤军政司给一张大牌,凡来投诚,鱼贯而入,逐名听点,备花红给赏。营中兵士免得厮杀,尽皆欢喜。

喽-叩谢。回到山寨,将邬琼准降、蒋敬等各人的话说了,栾廷玉就差孙立打东寨,阮小七打西寨,孙新、顾大嫂埋伏登州去路,邹润、穆春埋伏莱州去路,自同扈成直捣中军。分拨已定,三更时分,人衔枚,马摘铃,悄悄下山。到得寨边,并无动静。

先说栾廷玉、扈成排开鹿角,发一声喊,杀入中军。邬琼终是惯将,不卸衣甲,急起身来,见一派火光,满营通红。那些军士都在睡梦里,马不及鞍,人不及甲,乱窜起来。邬琼手拿大杆刀,当先抵敌。栾廷玉挺点钢枪,两下相持,忽然黄信领喽-杀出。邬琼见里应外合,心慌意乱,被栾庭玉一枪搠倒,扈成赶上一刀杀了。兵卒各自逃生。尤元明听得中军喧嚷,方起身来,阮小七早已入营,一朴刀砍翻。俞仁知两寨已破,飞身上马,往寨后逃走,孙立紧紧赶来。一声炮响,闪出邹润、穆春,措手不及,被孙立一鞭劈下半个脑袋,死于马下。四路里剿杀,到得天明,三营的兵尽皆败没。夺得马匹、衣甲、器械、粮草,搬回山寨。正是:鞭敲金镫响,人唱凯歌回。众头领不胜之喜,重赏喽-,大摆筵席,欢呼畅饮。

且说登、莱两府的败兵回,说:“青州统制黄信领五百兵来合营,结连败寇,引他晚间劫寨,在里面杀出,坏了三位将官、五千兵马。”两府一面会稿申报枢密府,就行关青州,把黄信收管。青州太守姓张,是科甲出身,为官清正,一尘不染,与黄信极是相知。当下见了知会文书,不胜骇异。就请黄信到来,与他说知。黄信道:“末将因有瓜李之嫌,又且染病,前日预先申复不去合营。这几时从不出城,恩府深知的,哪里有这样事?”太守道:“统制你素履忠贞,本府佩服的。想是贼人反间之计,假冒将军领兵助战,破了官兵。现放本府作证,先回文两处,说将军从不出城。然后申到枢密府,力为辨明。愿百口相保,不须忧虑。”黄信致谢不尽。回到府中,终是放心不下,闷闷不已。

到第二日辰牌,只见一个将官,身披细铠,腰悬利刃,领百来个关西大汉,弓上弦,刀出鞘,直入统制府。黄信忙问来历,那将官喝令把黄信拿下,推过车囚住。原来是邬琼的女夫,姓牛,为济州都监。闻得丈人被黄信内应杀了,心中仇恨,不待枢密院来文,就先捉住,太守闻知,急来分解,哪里肯听?骂道:“这贼子反性尚在,朝廷升你做都统制,不思量尽忠报国,又通同旧党坏了三路兵将!”太守道:“黄统制患病,与下官终日在此,并不出城!这是赋人诡计,假冒青州兵,下官可以力保。已申辨到枢密院了,不可造次!”牛都监道:“他假推患病,潜到哪里通谋劫寨,大小三军亲眼见的。太守你先有文书知会,也要连坐!”喝令军士推着囚车竟去。太守嗟叹不已。

却说萧让见黄信拿了,如飞回到山寨报知。栾廷玉即点五百喽-,引孙立、扈成、阮小七理伏在青州来路。等到次日,只见牛都监气昂昂骑在马上,兵士簇拥囚车前来。林子里一棒锣声,闪出四骑马,五百喽-一字儿摆开,阮小七道:“知事的,留下买路钱,放你过去。”牛都监大怒,道:“我是济州上司官,哪有买路钱与你这伙草寇!辄敢大胆!”阮小七道:“莫说你这蠢牛,便是宋官家在此经过,也要脱下平天冠做当头。”牛都监也不回言,把泼风刀对面砍来。栾廷玉挺枪接住,孙立又提虎眼钢鞭横打过来,牛都监抵当不住,拍马便走。阮小七、扈成早打开囚车,放出黄信。栾廷玉见牛都监走了,也不追赶。黄信骑了喽-一匹马,回到山寨,一齐拜见。黄信致谢道:“这位好汉是谁?来救小可的性命!”孙立道:“是祝家庄上教师栾廷玉,与我同学武艺的弟兄,除授登州都统制,请来做山寨之主。”指扈成道:“是扈三娘哥子扈成,这条妙计是他定的。”对蒋敬道:“兄弟,你假冒我得好!”蒋敬道:“若不是假冒,兄长在青州做官,威风凛凛,哪肯到山寨里来?”众人齐笑起来。萧让道:“我苦口劝你,只管迟疑,谁知祸在顷刻!”黄信道:“多蒙列位救拔,从此死心蹋地了,只是负了太守一片好心。”当下大排筵宴,与黄信庆贺。连夜差人下山,迎取黄信家眷。

酒至半酣,安道全道:“萧、金二位为着小可无辜受累,赖众弟兄救得上山,只为两家宅眷寄在闻焕章庄上,不通音信,两地挂心。连日见山寨有事,不敢说起。今日宁静,意欲到哪里接来,无有亲信人可托,自已下山,恐人认得不便。只有穆兄弟初到,身上没事,央烦走一次,不知意下若何?”穆春道:“兄弟们总是一般,明早便去。”安道全大喜。当夜席散,安道全修了书札,封一百两银子相谢闻焕章。萧让、金大坚各有家信,穆春就下山。安道全道:“闻焕章庄上离东昌十里,地名安乐村,在官道边。门前一座小石桥,有株古梅横过来便是。”穆春道:“不消细说,路在口边。”挂口腰刀,提条朴刀,背上包裹,作别下山。

在路不消几日,到了安乐村,问到闻焕章家,有个小厮出来问道:“客官哪里?到此何事?”穆春道:“访闻先生的。有安道全、萧、金二位家信在此。”萧、金两个娘子因久无音耗,甚是耽心,说有家信,自走出来。穆春向前施礼。萧、金娘子问道:“客官上姓?家信在哪里寄来的?可曾亲见我们官人么?”穆春道:“我便是梁山泊上小遮拦穆春。二位哥哥俱在登云山寨里,恐二位嫂子记念,特要我来迎接二位嫂子到哪里去。”就把家信递过,萧、金娘子道:“原来是穆家叔叔。虽在山寨多年,不曾会面,故不认得,有劳叔叔远来。闻先生为着我们有些事故,到东昌府去了,敢怕晚上回来。我们这几日如坐针毡,如今有了音信,万分之美了。叔叔请坐。”转到里面,整顿午饭,叫小厮搬出来吃了。

穆春见说,怒形于色,说道:“那恶妇与这焦面鬼住在哪里?我今夜杀了他!和闻先生同上登云山,怕他叫起撞天屈来!”闻焕章道:“这个使不得。小生是闲旷的人,事情分解了便没事。只要二位娘子完美其事,就无对证,怕他怎的?穆兄你且耐性,我今日东昌去打听,呈首是真的,来文还未到,恐怕只在日内。”穆春道:“如此,明日早些雇两乘车子押送到山。安先生知道,放心不下,必然要小可到东京来看觑先生呢!”闻焕章道:“我到东京有人护卫,再不敢动烦。还有一件难处,拙荆亡过,只有这个小女,我到东京去时,舍下无人照管,又恐那厮心怀不仁,要使强暴。若带到京时,近日闻得金国败盟,统兵南侵,在京官员多有打发家眷回乡。若有变故,进退不得了,思量安顿在亲友处,亦无至亲切友可以托妻寄子的。如今世上人转眼相负,因此踌躇不定。况是萧小姐要与小女分别,恋恋不舍,各自流泪,正难为情。”穆春道:“小可有个计较在此。安先生与尊驾为金石之交,萧让、金大坚豪先生高谊,刻铭不忘。山寨里目下杀败了三路大兵,官军魂飞魄散,不敢正眼相觑,万分宁静。小可辈虽是粗人,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立心不苟。不若小姐同到山寨,待事平之后,迎接还家,实为至便。”闻焕章道:“便是二位娘子也是这般说,今得穆兄这般肝胆相待,事有经权,只此便了。这里邻家是个车夫,我去雇定了,五鼓启行。”进去对女儿说道:“我到东京必无大事,只是放你不下。方才那穆兄讲得有理,明早同二位婶婶去,权且安身。有安先生在哪里,自然无事,你还要谨慎。事若一解,我就来领你回家。”小姐见说同萧小姐去,也依允了。

当夜一家不睡,收拾行李停当,到五更吃了酒饭。车子到门前,先装了细软行李,萧、金娘子各坐了一乘,两位小姐共坐了一乘。闻焕章又分付一番;“你出门之后,我也即上东京,不等来提。”萧、金娘子谢过登车,闻焕章取一封回书与安道全,并写寄托女儿之事。各各垂泪而别。

穆春生在大路上,见焦面鬼背了布套子,独自出门。让他走过,随后跟来。行了五里多路,天尚未明。到一古庙边,周围一望,并无行人,赶上叫道:“焦面鬼,和你同走。”焦面鬼只道昨夜同吃酒的人,就立住了脚。穆春向前,把脚做了铁门限,劈胸一拳,望后便倒,喝道:“你要香喷喷的老婆,叫你先吃碗板刀面着!”拔出腰刀,照头砍下,直挺在地。庙前有口枯井,提了腰胯,望黑洞洞井里一丢,眼见得井底窥天了。把布套子一抖,抖出一个小皮护书匣儿,一二两零碎银子,几张有字的纸,藏在自己缠袋里。提了朴刀,从旧路赶过东。

往回有二十里,车子歇在亭子上,车夫蹲着打盹。穆春道:“小姐,我为闻先生报了仇了,到东京必然无事。”闻小姐不知缘故,不好问得。穆春唤醒车夫走路。第三日,到了山边,先去通知安道全,备说闻焕章之事,萧让、金大坚出来接了家眷,自有顾大嫂、阮小七母亲陪进。安道全看了回书,见闻小姐同来,甚是欢喜。穆春道:“还有一桩快事!”缠袋里摸出字纸来,却是焦面鬼开封府呈首的底子,说;“他在店中吃酒如何讲,被我赶上杀死,丢在枯井内了。”栾廷玉与众头领赞道:“兄弟,你真是好汉子!每事做得斩绝!”摆筵席与穆春接风,又与萧让、金大坚暖房。里面款待闻小姐、萧、金娘子自不必说。正是:聚散却如萍打叶,欢娱深喜鸟归巢。不知闻焕章到东京毕竟如何结果,且听下回分解。

穆春先送闻小姐上山,后来闻焕章便可护送呼延灼家眷竟到登云。省却许多兜搭,极得剪裁之法——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水浒后传》:第40回 大聚会弟兄同宴乐 好结果君臣共赋诗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9回 丹霞宫三真修静业 金銮殿四美结良缘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8回 武行者叙旧六和塔 宿太慰敕封暹罗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7回 徐神翁诗验金鳌岛 宋高宗驾困牡蛎滩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水浒后传》:第36回 振国威胜算平三岛 建奇功异物贡遐方

本书为《水浒传》的续书,成书于康熙初年,由陈忱所著。小说以南宋时代奸佞当道,统治者大兴土木、压榨百姓的黑暗现实为背景,描...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