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海底两万里 《海底两万里》:第13章 电的世界

《海底两万里》:第13章 电的世界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

广告位招租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是“凡尔纳三部曲”(另两部为《格兰特船长的儿女》和《神秘岛》)的第二部。全书共2卷47章。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博物学家和生物学家阿龙纳斯、其仆人康塞尔和鱼叉手尼德·兰一起随鹦鹉螺号潜艇船长尼摩周游海底的故事。

《海底两万里》:第13章 电的世界

“先生,”尼摩艇长指着悬挂在他自己房间墙上的仪器对我说,“这些就是鹦鹉螺号航行时所需要的仪表。这里如同在客厅一样,我时时注视着这些仪表。它们会告诉我潜艇在海洋上的确切位置和方向。其中,有些是常见的仪表,比如温度计,指示鹦鹉螺号潜艇的内部温度;气压计,测试大气压力,同时预报天气变化;湿度计,指示空气里的湿度;风暴预测计,内中的混合物一旦分解,就预示暴风即将来临;罗盘,用于指明航向;六分仪,依据太阳的高度测定船舶所处的纬度;经度仪,可用于测定船所处的经度;最后是昼夜望远镜,鹦鹉螺号浮出水面时可以用它来观察四周海域。”

    “这些都是航海家常用的仪器,”我回答道,“我知道它们的用途。可是,那些仪器想必是用来满足鹦鹉螺号的特殊需要的。我面前的这个刻度盘,上面有一根指针在晃动。这不就是压力表吗?”

    “对,这就是一只压力表。通过与海水接触,它能测出外部海水的压力,从而向我指示潜艇所处的深度。”

    “那么,这些新式探测仪呢?”

    “这些是温度探测仪,用来测定不同水层的温度。”

    “那另外这些我猜不出用途的仪器呢?”

    “教授先生,关于它们,我要为您做一些解释。”尼摩艇长说道,“不知您是否感兴趣?”

    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这里有一种原动力。这种原动力强烈、听话、快捷、方便,能适合各种用途。可以说,它是我们潜艇的主宰,我们一切都要靠它。它给我光,供我热,是我潜艇上所有机械装置的灵魂。这种原动力就是电。”

    “电!”我意外地惊叫道。

    “是的,先生。”

    “但是,艇长,您这艘潜艇的航行速度极快,这同电能对不上号啊。迄今为止,电的动能仍然非常有限,只能产生很小的动力!”

    “教授先生,”尼摩艇长回答说,“我这里用的电可是非同一般。我能够告诉您的就是这么多。”

    “先生,我并不想寻根问底,只是对这样的效果感到非常惊讶。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您觉得不便,就不要回答。您用来制造这种不可思议的原动力的元素一定会很快用完的吧?比如说锌。既然您跟陆地完全断绝了联系,那么您用什么来取代这种元素呢?”

    “这个问题将得到回答。”尼摩艇长回答说,“首先,我要告诉您,海洋底下蕴藏着锌、铁、银、金等矿藏,开采它们也非常切实可行。所以,我根本不需要依靠陆地来补给这些金属,我只向大海索取发电的原料。”

    “向大海索取?”

    “是的,教授先生。发电的办法多的是。譬如说,我将铺设在不同水层的金属线连成电路,通过金属线感受到的温差就能产生电能。不过,我更喜欢采用一套比较简便的方法。”

    “什么方法呢?”

    “您知道海水的成分吧。在1000克海水里,96.5%是水;大约2.66%是氯化钠;此外是少量的氯化镁、氯化钾、溴化镁、硫酸镁、硫酸盐和碳酸钙。因此,您不难发现,海水含有比重可观的氯化钠。而我,就从海水中萃取这种钠,再用它来构成我所需要的元素。”

    “是钠吗?”

    “是的,先生。钠和汞混合,就能生成一种用以替代本生[1]电池中锌元素的汞合金。汞是耗用不尽的,消耗的只是钠,而大海向我源源不断地供应我所需要的钠。此外,我还要告诉您,钠电池应该是目前能量最大的电池,其电动力是锌电池的两倍。”

    “艇长,我完全明白您具有获取钠的有利条件。海水含钠,这没错。可是,需要将它生产出来,总之,需要将它提炼出来。那么,您又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的呢?您的电池当然可以用来提炼钠。不过,要是我没有弄错的话,电动器械所耗用的钠量恐怕要超过提炼出来的钠。这样,您为了生产钠而耗费的钠会超过您所生产出来的钠!”

    “因此,教授先生,我不是使用电池里的电能来提取钠。我只是利用陆地上的煤炭产生的热能。”

    “陆地上的?”我特地强调问道。

    “要是您愿意的话,我们就说是海里的煤炭。”尼摩艇长改口说。

    “这么说。您能够开采海底煤矿?”

    “阿罗纳克斯先生,您会有机会目睹我开采煤炭的。我只不过要求您稍微耐心一点,因为您有时间做到这一点。我仅仅提醒您这么一点:我所有的一切全都取之于海洋——利用海洋发电,电能为鹦鹉螺号供热、光、动力。总之,海洋给予鹦鹉螺号生命。”

    “但是,电还能给您呼吸的空气吗?”

    “哦!我能够制造我需要的空气。不过,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我愿意的话,我就浮到海面上去。虽然电不向我供给可呼吸的空气,但它至少能驱动功率强大的气泵,把空气储存在专门的储气舱里,这样就能够根据需要延长我在海底深水层里逗留的时间,而且我想在下面呆多久就呆多久。”

    “艇长,”我接着话题说,“我只能表示钦佩。很明显,您已经找到了人类有朝一日有可能发现的东西,这就是电所能产生的真正动能。”

    “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现。”尼摩艇长冷冷地回答道,“不管怎样,您已经领教了我应用这种宝贵的原动力的一种用途。它以阳光所没有的均匀性和连续性给我带来了光明。现在,请看看这座时钟。它是电动的,走时非常准确,能击败最准确的计时钟的挑战。我把它分为二十四小时,就像意大利时钟一样。因为,对于我来说,无所谓白天黑夜,也没有太阳与月亮之分,只有这种我能把它带入海底的人造光!瞧,现在是上午十点。”

    “妙极了。”

    “电还有另外一种用途。挂在我们眼前的这个刻度盘,用来指示鹦鹉螺号的航行速度。一根电线把它同计速器的螺旋叶片连接起来,刻盘上的指针会告诉我潜艇的实际航速。瞧,现在,我们正以每小时15海里的中等速度行驶。”

    “真是神了!”我回答说,“船长,我很清楚,您利用这种原动力完全有道理,因为它可以用来替代风力、水力和蒸气。”

    “我还没有介绍完电的用途呢!阿罗纳克斯先生。”尼摩艇长站起身来,“您如果愿意的话,就请您随我来看看鹦鹉螺号的尾部。”

    确实,我已经了解了这艘潜水艇的整个前面部分。以下就是从潜艇中央到艏凸的准确布局:餐厅五米长,由一堵密封即不透水的隔墙同图书室隔开;图书室长五米;大客厅长十米,有另一堵密封隔墙与艇长的房间隔开;艇长的房间长五米;我的房间长2.5米;最后是一个7.5米长的储气舱,一直伸展到潜艇艏柱。潜艇前部总长35米。密封隔墙上都开有门,用橡胶填料密封,万一鹦鹉螺号出现个把漏水窟窿,仍能保证潜艇的安全。

    我跟在尼摩船长的后面,穿过艇翼的纵向通道,来到潜艇的中央。那里两扇密封隔墙之间有一个像升井一样的装置,一把铁梯沿着内壁向上通往井口。我向艇长打听这个梯笼的用途。

    “通往小艇。”艇长回答道。

    “什么,您还有一艘小艇?”我相当惊讶地问道。

    “当然有。一艘性能极好的小艇,轻便,而且不会沉没,想去钓鱼或者兜风就用它。”

    “那么,当您想登上小艇的时候,就不得不浮到海面上去喽?”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这艘小艇被固定在鹦鹉螺号船体上部,藏在一个为它专设的空腔里。小艇全身都装上了甲板,用坚固的铆钉固定,绝对密封。这架井梯通往鹦鹉螺号上一个供人进出的舱口,与小艇侧旁一个口径相同的舱口衔接。我正是通过这两个舱口上下小艇的。潜艇上的人负责关鹦鹉螺号的舱门;而我则关小艇上的舱门,这一切都用夹紧螺栓来完成;我一松开螺栓,小艇就会以极快的速度浮出海面。然后,我打开至此一直密封紧闭的盖板,竖起桅杆,或扬起风帆或荡起双桨,在海上游览。”

    “可是,您怎样回潜艇呢?”

    “我用不着回来,阿罗纳克斯先生。是鹦鹉螺号来找我。”

    “按照您的命令吗?”

    “是的,按我的命令。一根电线在我和它之间保持着联系。我发一份电报就行了。”

    我已经被这些奇闻所陶醉,说道:“的确,没有比这更简便的了。”

    越过通往平台的梯笼以后,我见到一间长两米的房舱,龚赛伊和尼德正在那里狼吞虎咽,看样子他们还挺高兴的。接着,有一道门通往厨房,厨房有三米长,夹在宽敞的食品储藏室中间。

    厨房里,烧炒炖烤样样用电,比使用煤气还要方便、省事。电线从炉子下面把热能传送给海绵铂,热量分布均匀、连续。电还能对蒸馏器进行加热,经过蒸发汽化,生产出优质饮用水。厨房旁边有一间浴室,设施舒适,有冷热水可供随意使用。

    潜艇船员的房舱就挨着厨房,有五米长。可惜,舱门关着,我看不见舱里的内部陈设。不然的话,我也许就能够知道操纵鹦鹉螺号潜艇需要多少名船员了。

    潜艇的尾部竖着第四道密封隔墙,将船员的房舱与机舱隔离开来。我走进机舱,尼摩艇长——无疑是一流的工程师——把各种驱动设备都安排在了这里。

    这间机舱灯火通明,不下20米长,自然分成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发电设备;第二部分则是驱动螺旋推进器运转的装置。

    一进机舱,我就觉得这里充斥着一种独特的气味,刺鼻难闻。尼摩艇长发现了我的感觉。

    “这是使用钠过程中散发出来的气体,”他对我解释说,“这就是美中不足的地方。不过,每天早晨,我们都要用大风量给机舱进行通风,消除这种气味。”

    然而,我还是以一种显而易见的兴趣观看鹦鹉螺号潜艇上的机器设备。

    “您瞧,”尼摩艇长对我说,“我使用的是本生发电装置,不是伦可夫[2]发电装置。伦可夫装置功率不太强。本生装置虽然部件不多,但功率强大,经验证明较好。发出来的电输送到潜艇的尾部,通过大电磁铁作用于由杠杆和齿轮组成的特殊传动装置,然后推动螺旋桨主轴。螺旋桨的直径有六米,螺距7.5米,最大转速可达到每秒钟20转。”

    “那么,能达到多大的航速呢?”

    “每小时50海里。”

    其中还有一个问题,不过我并没有坚持要弄懂:电怎么能产生如此强大的功率呢?这种几乎是无穷的力量是从哪里来的呢?是来自于采用一种新型线圈所产生的过电压,还是来源于一种能够无限增大传动效果的新的杠杆系统[3]?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

    “尼摩艇长,”我开口说道,“我看到了结果,可我不想对它们进行解释。我亲眼目睹鹦鹉螺号的航行速度快于林肯号舰艇,现在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但是,仅仅了解它的航行速度是不够的。还必须看它在哪里航行!向右、向左、向上、向下的行驶情况!您怎样潜入海洋深处?您会遇到不断增强的阻力,估计有数百个大气压。您又是如何重新浮出水面呢?最后,您怎样能够停留在您认为合适的深度呢?我这么问是不是太冒昧了?”

    “不,教授先生,一点也不。”他稍稍迟疑了一下,回答我说,“既然您是不可能离开这艘潜水艇了,那就请跟我到客厅里来吧。那才是我们真正的工作室。在那里,您会了解到您应该知道的关于鹦鹉螺号的一切!”

    注释

    [1]本生(1811—1899):德国化学家。

    [2]伦可夫(1803一1877):德国物理学家。

    [3]确切地说,有人谈起过这种发明:一种新的杠杆装置能够产生巨大的力量。那么,这位发明人是否见过尼摩艇长?——原注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海底两万里》:第48章 尾声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

《海底两万里》:第47章 尼摩艇长的最后一句话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

《海底两万里》:第46章 大屠杀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

《海底两万里》:第45章 北纬47度24分 西经17度28分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

《海底两万里》:第44章 墨西哥湾流

《海底两万里》(Vingt mille lieues sous les mers)是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创作的长篇小说,...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