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文素材 走出阴影

走出阴影

   当我告诉别人我要环美国行走的时候,很多人说:“哇,说说都需要勇气。”还有一些人说:“你办不到的。”但体重181公斤…

广告位招租

   当我告诉别人我要环美国行走的时候,很多人说:“哇,说说都需要勇气。”还有一些人说:“你办不到的。”但体重181公斤的我背着重重的背包,已经走了489公里。
   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但肥胖困扰着我。为了减肥,我决定从圣地亚哥出发徒步穿越整个美国,目的地是纽约。其实,减肥并不是惟一的目的,我隐约感到这次旅程注定会改变我的生活。
   我以前并不胖,年轻时我在海军舰队服役,曾经也是一个俊朗的男子,有很多朋友,在加州,每天快乐地生活着。
   但在25岁那年,一场车祸改变了一切。两名乘客从十字路口下了巴士,我没有看到……因交通肇事罪我在监狱里呆了10天。从那以后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无法面对死者的家属。时光流逝,我的内疚却与日俱增,长期的抑郁使我的体重无法抑制地不断上升。
   我的妻子艾蓓莉是我好朋友的妹妹,车祸后她给予了我极大的关怀,我们结婚了。但可怕的自责感仍然和我形影相随,这让我忽略了现实的幸福,而总是对过去耿耿于怀。我曾经拥有一家公司,但那次事故后,我再也无心经营。一年前,我们卖掉了房子,搬到艾蓓莉的母亲那里住。
   本来我以为当艾蓓莉知道我的行走计划时,会说我疯了,但事实上,她鼓励我:“好吧,你去吧。”没做太多的计划,我查了地图,找了一条避开高速公路的线路。在4月10日我上路了,并计划10月到达纽约。背包里已经装满了食物、水和一个帐篷,不过我还是塞进去了两本书,一本是《禅与摩托车维修技术》(关于旅游和人生哲学的书),另一本是《奥德赛》。
   我每天大约走15英里,在体重下降后可能还会走得快一点。在亚利桑那州的布尔黑德市我称了一下体重,每周约减重4英镑。保持这样的步速,7月中旬我就可以到达亚利桑那州温斯洛市,像老鹰乐队的歌里面唱的“站在温斯洛的一角,看亚利桑纳州的美景”。
   在66号公路(贯穿美国的一条公路)的旅程格外艰苦,我几乎断水,长路漫漫,寂寞煎熬着我,那次事故如梦魇般在我的脑海中反复浮现。我知道这是不理智的:有的时候我想像自己得到了报应,被一辆车撞死。虽然明白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但每当汽车擦身而过时,我的脑海中就会迅速闪过一个念头:报应来了。
   那次事故令我厌恶自己,失掉自信。但现在我要试着让自己解脱并且生存下来。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会有更多的不幸发生——家人会因我而受到伤害,也许在50岁的时候,我就会因肥胖死掉,那个时候我的孩子只有18岁和13岁,他们年轻的心灵将承受巨大的痛苦。我不能让他们失去父亲,我要健康地活下去,做一个好爸爸。当到达纽约的时候,我要从过去15年失败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是一个坚决的人,一旦决定,便会勇往直前。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你知道我在爱你吗

你知道我在爱你吗

      比如说,都上大学了,林向还在暗恋着叶子,只是林向在佛山念书,叶子在湛江。林向一直在想叶子你知道我在爱着你吗?...
爱情不要猜猜猜

爱情不要猜猜猜

 上科大那会儿喜欢上一个女孩。女孩与我同系不同班。我虽喜欢她,却羞于向她启齿。只是整夜思伊人难入眠,渐憔悴。后来同寝室的...
自然的爱

自然的爱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是个令人充满遐想的日子。   某大学报道处门口,他和她相遇,对望的刹那,两人都呆住了,都有着从未...
生涩中绽放的花蕾没有果期

生涩中绽放的花蕾没有果期

  初三冬天的下午,学校安排了大扫除,在尘土飞扬中男生们互相追逐打闹,此时我没有看见远处的小妖一直看着我。我慌忙跑过去,...
手捧双皮奶的不靠谱爱情

手捧双皮奶的不靠谱爱情

  你有没有试过在大风天里一个人捧着双皮奶站好久?站到牙齿开始打颤,视线开始潦草,浑身上下的汗毛统统竖起,毛细孔里排放出...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