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文素材 能行走的树

能行走的树

   在秦岭的一道褶缝里,隐着一间茅屋和一个尼姑,这是我所见过的最荒凉的庵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游荡至此,用惊奇…

广告位招租

   在秦岭的一道褶缝里,隐着一间茅屋和一个尼姑,这是我所见过的最荒凉的庵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游荡至此,用惊奇成问号的手指叩开了门扉。 她有些迟疑地迎了出来,吃惊撞上了吃惊。
   她穿着绛色长袍,上面爬满了各式补丁,它们堵住了破洞,却怎么也遮掩不了寒碜。然而她的脸颊是光洁平整的,很年轻的样子,一问才知道都五十多岁了。这么说,时光仅仅磨损了她的袍子?
   我不由摸摸自己保养来保养去却依然沧桑不止的脸,心里咝咝直泄气。
   她的巴掌大的茅屋里,一张破旧的床,一座泥巴糊的灶,一张污黑的木桌,上面供着一尊同样污黑的佛像。
   在这样一个背对尘世的小屋里,她已生活了三十多年。 
   我突然联想到梭罗和他的瓦尔登湖,同样是物质生活简化到近乎为零,可那个既不与我同时代,又不与我同空间的人,于我却是那样熟悉,他在瓦尔登湖的湖畔钓鱼采野果散步思考的生活让人着迷。
   可这个站在我面前跟我说这说那的人,却陌生遥远得像个外星人。虽然我能听懂她的话,却无从感知她,我的理解力在她面前显得力不从心。
   在山峦青了又黄黄了又青的无知的重复里,她都在做些什么?她有没有惊叹过头顶被星星煮沸的热闹的夜空?她是否倾听过响彻山谷的秋虫交响乐?在山雨飘摇的夜晚,她是否如女人那样感到恐惧?
   在她长长的一生里,没有降临过爱情,没有拥吻过孩子,没有亲朋,没有书籍,没有物质,没有一切的一切,她只是她周围许多棵叫不出名字的树中的一棵,只不过会从茅屋挪出挪进罢了。
   当然,她说她心里有佛,为了一个从来没有谁见过的佛,她就背弃了人世的一切。她说她出家是为了修成正果,“到那时,就能永生不死了。”她说的时候,一抹笑意从脸上一直荡漾到眼里。
   可不死又是为了什么?我想问,终究没问。
   我是不会这样生活的,我只是一只贪心的网,在现世流淌的时光里打捞不止,捕捞小鱼碎虾来喂养生命里的各种饥渴,收获的喜悦是有的,但鱼死网破的疼痛也是有的。
   哪一个更好?做一棵树还是一只网?这恐怕没有答案。她当初为了做成一棵树,任凭父母死缠烂打也没法阻挡她把自己挪到世外,而我也将一直捕捞下去,并不会去想为什么。
   人是无法回答生命的价值这样的问题的,也许,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就会舒服,从而就有了价值,哪怕像她那样把自己活成一棵树。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百年誓约

百年誓约

  1898年,法国罗讷河边的一个酒吧里,在酒吧老板和镇长的见证下,冈维茨镇上的磨坊主都伦老爹和两位旅行者签下了一份协议...
送你一只左鞋

送你一只左鞋

  全球最大的家具经销商荷兰埃克家具公司,每次分店开业或搬迁,都会打出新的优惠降价招数。   有一次,在比利时弗林多夫区...
十年一图

十年一图

  故事发生在日本的幕府时代,有位将军想用雄鸡图来装饰壁龛。他对大画家说:“能给我画一张最好的雄鸡图吗?”   画家连连...
取舍的原则

取舍的原则

  多年前,诺埃尔一直担任着我的办公室助手一职。不过,我知道,她的理想并不在此。诺埃尔经常流露出想到国外的一所教师培训院...
人生的第二幕

人生的第二幕

  时间是1859年6月24日,忽然间,他置身于一个山顶,俯瞰着山下被染红的平原。   拿破仑的军队正在与奥地利的军队激...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