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游记传 《西游记传》:第十五回 唐三藏收伏龙马

《西游记传》:第十五回 唐三藏收伏龙马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

广告位招租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记传》,四卷四十一回,“题齐云杨志和编,天水赵景真校”,叙孙悟空得道,唐太宗入冥,玄奘应诏求经,途中遇难,终达西土,得经东归者也。太宗之梦,庸人已言,张鷟《朝野佥载》云,“太宗至夜半奄然入定,见一人云,‘陛下暂合来,还即去也。’帝问‘君是何人?’对曰,‘臣是生人判冥事。’太宗入见判官,问六月四日事,即令还,向见者又送迎引导出。”又有俗文,亦记斯事,有残卷从敦煌千佛洞得之(详见第十二篇)。至玄奘入竺,实非应诏,事具《唐书》(百九十一《方伎传》),又有专传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在《佛藏》中,初无诸奇诡事,而后来稗说,颇涉灵怪。杨致和的《西游记传》,与余象斗的《南游记》、《北游记》,以及吴元泰的《东游记》,合称《四游记》。

第十五回 唐三藏收伏龙马

却说行者伏侍唐僧西进,行经数日,遥闻水声聒耳。行者道:“此处叫做蛇盘山鹰愁涧,想必是涧里水响。”马到涧边,只见钻出一龙,推波掀浪,摔出崖山。慌得行者丢下行李,把师父抱下马来,送在高埠上坐。那龙把白马一口吞下。行者转来牵马,挑担上存行李,不见马了。行者送了行李,跳在空中,遍看不见。下来报道:“师父,我们马匹断乎是龙吃了,再寻不见。”三藏道。“既是他吃了,如何前进?”行者道:“待我去寻。”揝着铁棒,径临涧壑,高叫道:“波泥鳅,还我马来!”那龙听得有人叫骂,滚将上来,张牙舞爪。行者轮棒就打。两下斗敌多时,那龙力软筋麻,转身撺于水内。行者又使着翻江搅海的神通,把一条鹰愁清涧,搅似九曲黄河。那孽龙深潜涧底,蟠卧不宁,越思越恼,跳出水来。两个又在崖下苦斗。小龙委实难挡,一晃变做水蛇,钻入草窠中去。行者拨草寻蛇,并无形影。

行者念声“唵”字咒语,本坊土地山神一齐叩头。行者问道:“你鹰愁涧里,是那方来的怪龙?怎么抢了我师父白马?”二神道:“这涧中自来无邪,只是何年间观音菩萨来东上访取经人,去救了一条玉龙,送他在此,教他等候取经人,不许为非作歹。不知今日怎么无知,反来冲撞大圣?大圣寻他不见,我知这涧千万孔窍相通,想必他钻下水去。不须发怒,要擒此物,只消请观音来此,自然伏降。”行者道:“若要去请菩萨,师父饥饿难忍。”说未了,只听得空中有金头揭谛叫道:“小神去请菩萨来也。”

那神驾云直至紫竹林中,具奏唐僧失马之故。那菩萨与揭谛不多时到来蛇盘谷,却在半空中留住祥云。只见孙行者正在涧边大骂。那揭谛按落云头,直至涧边,对行者道:“菩萨来也。”行者闻得,急纵云跳至空中,大叫道:“你这个七佛之师,慈悲的教主,你怎么把有罪的孽龙,送在此处成精?教他吃了我师父的马匹,此又是放纵歹人为恶,大不善也。”菩萨道:“那条龙是我亲奏玉帝,讨他在此,专等取经人做个脚力。你说那东土凡马,怎到得灵山佛地,须得这孽龙马方才去得。”行者道:“那龙这般惧怕,潜躲不出,如之奈何?”菩萨叫揭谛:“你去涧中叫一声:‘敖闰龙王玉龙三太子,你出来,有南海菩萨在此。’他就出来。”那揭谛果去涧边叫了两遍。小龙出水,变一人相,踏了云头,对菩萨礼拜道:“蒙活命在此等久,更不闻取经人的音信。”菩萨指道:“这个就是取经人的徒弟。”小龙说:“这是我的对头,他若说半个经字、唐字,却也自然拱服。”菩萨把那小龙项下明珠摘了,将杨柳枝蘸出甘露,往他身上一拂,吹口仙气,喝“变”,那龙变出原来马匹。又分付:“功成之后,超越凡龙,还你金身。”菩萨教悟空:“领他去见三藏,我回海上去也。”行者才按落云头,带马来见三藏,道声:“师父,有马。这是菩萨把涧里龙化做我们白马,鞍辔俱全。”三藏望空拜谢。行者收抬前行,径投大路而去。不觉红日西沉,三藏勒马遥观,楼台隐隐,殿阁沉沉。行者道:“赶去那里借宿。”三藏欣然从之。策马前去,直至山门首,长老下马,行者牵了,进入山门。见那殿上书四个大字,是“观音禅院”。三藏即登殿门,俯伏台前,倾心祷祝。礼拜已毕,众僧请入方丈奉茶。

只见两个小童,挽着一个老僧,年有二百七十岁,出来相见。礼毕,只叫献茶。小童拿出一个羊脂玉的盘儿,有三个法蓝镶金茶盅。三藏夸爱不尽。老僧道:“老爷来自东土,可有宝贝借观。”三藏道:“我东上无甚宝贝,就有不能带得。”行者在傍道:“师父,日前包袱那领袈裟,不是宝贝?拿出与他一看。”老僧听说袈裟,也来卖弄,遂命取来穿花纳锦、刺绣销金之物。行者道:“你且收起,我也取出来看。”三藏止住,“不要与人斗富,恐生不测。”行者道:“放心,放心!”急忙把个包袱解开,取出袈裟抖开,红光满室,彩气盈庭。众僧见了,无不夸赞。那老和尚见这宝贝,果然动了奸心,上前跪下,眼中垂泪,道:“我弟子没缘,这件宝贝方才展开,天色晚了,奈何眼目昏花,不能看得明白;老爷若是放心,教弟子拿到后房,仔细一看,明早送还老爷西去。”三藏意在狐疑。行者只管递与。老僧却分付众僧扫净禅堂,安设铺盖,送了师徒去睡。

那老僧不肯还此衣,即唤心上徒孙言曰:“我喜这个宝贝,只是无法可谋。”徒孙道:“莫若舍那三间禅堂,放起火来,连马焚之,就是我们传家之宝。”当夜,一拥搬柴,把禅堂前后围绕不通,安排放火。三藏师徒安歇已定,那行者虽睡,却是灵通,忽听外面人走不住,查查柴响,心中疑惑,悄悄变一蜜蜂。只见众僧搬柴运草,已围禅堂,只待放火。行者暗道:“果中师父之言!”行者一觔斗,跳上南天门里,寻见广目天王,言借辟火罩儿,保护唐僧。天王不好却他,将罩递与行者,须臾,按落云头,径到禅堂房屋,罩住了唐僧与白马行李。他到后面方丈上坐,着意护那袈裟。看那些人放火起来,他便捻诀念咒,吹一口气,须臾风狂火盛,把一座观音院处处通红。不期火起之时,惊动黑风洞里妖精。纵起云头,直至烟火之下。急入里面时,见一领锦襴袈裟。他即趁火打劫,拽回云步,竟转东山而去。行者取了辟火罩,送上夭门,交付广目天王,辞别坠云,又见太阳星上。变做蜜蜂,飞入禅堂,现出本相,叫声:“师父天亮。”三藏才醒,穿衣出身,只见倒壁红墙、楼台殿宇尽皆煨烬。三藏大惊道:“我怎不知?”行者道:“他众人弄火烧死我们,谋我袈裟。我去弄风回火,烧他还礼,所以保护禅堂,未曾惊动师父。”三藏道:“袈裟何在,敢莫烧了?”行者道;“那放袈裟的方丈无火,我去拿来。”行者牵马挑担,出了禅堂,径往方丈。

那些和尚只说一齐烧死,如今又讨袈裟,众皆竦惧。那老和尚见烧了房屋,又寻袈裟不见,正在万分焦躁之处,一闻唐僧来取袈裟,进退无方,寻思无计,撞墙而死。三藏心中烦恼,懊悔行者不尽,却在上面念动那咒。行者头疼,跌倒在地,只叫:“莫念,管取袈裟还你。”众僧跪下劝解。三藏才住不念。行者忖量半晌,问道:“你这里可有甚么妖精?”院主道:“我这里正东南二十里,有座黑风山黑风洞,内有一个黑大王,我这老死鬼,常与他讲话,便是个妖精,别无甚物。”行者笑道:“师父放心,不须讲了,一定是那黑妖望见火光,趁风掳去,等我老孙去寻他一寻。”即唤众和尚过来,道:“你等好生伏侍我师父,看守我白马,倘有一毫差了,照依这个样棍与你看看。”他掣出棍子,照那火烧的砖墙扑的一下,打得粉碎,又震倒了有七八层墙。众僧见了,吓得一齐磕头,都叫:“爷爷,放心前去,我等决不敢怠慢。”行者急纵觔斗,径上黑风山去。不知袈裟有无何如,且听下文分解。

西天取经事堪夸,盘蛇愁涧路途赊。
观音院僧谋宝贝,黑风山怪窃袈裟。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为您推荐

《西游记传》:附录 梦斩泾河龙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

《西游记传》:第四十回 唐三藏取经团圆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

《西游记传》:第三十九回 三藏见佛求经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

《西游记传》:第三十八回 三藏历尽诸难已满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

《西游记传》:第三十七回 三藏过朱紫、狮驼二

《西游记传》,明朝神魔小说,“四游记”之一,作者杨志和(一作“杨致和”),出版人余象斗,疑粗糙删改《西游记》而成。《西游...

发表回复

返回顶部